客服中心 | 用戶反饋 | 設為首頁 | 添加到收藏夾
  • 物業行業人才庫
  • 物流行業人才庫
  • 最新通知
    服務熱線:028-86512665

    就業率失準渲染就業恐慌高校將其視為生命

    • 作者:未知 更新時間:2008-1-15 9:01:00 來源:人才網信息中心
    • 【字號: 】 本條信息瀏覽人次共有次 【我要評論】 【我要打印
    “07年的500萬高校畢業生中,有100萬人沒找到工作。”媒體如此解讀中國社科院上周發布的《2008中國社會藍皮書》中涉及大學生就業的部分。撰寫此報告的學者說,我國大學生就業率存在互相矛盾的現象。調查發現,在不同機構、不同時段發布的信息中,就業率有高有低。一方面,某些高校為了完成嚴苛的簽約指標,不惜作假;另一方面,傳統“就業標準”不能體現如今多樣的用工方式,甚至加大了“就業恐慌”。經常成為輿論焦點的“就業率”,是否科學到能夠體現真正的就業現狀? 

      畢業生:被就業率“逼”回老家  

      對于廣大畢業生來說,學校往上報的就業率與他們的前途本沒有太直接的關系。但在現實中,卻往往不是如此。圍繞著就業率,在不同學校走出的畢業生身上發生著不同的故事。 

      為就業率把外地生源打回原籍  

      小王是上海體育學院體育新聞系的一名本科畢業生。如今的她,在家鄉廣西柳州市的一家媒體當記者,生活安逸。但她依然記得2005年畢業時,不得不離開上海回老家時的那種不舍心情。  

      用同學的話說,小王是那種極其適應上海大都市生活的外地女生。很潮,愛熱鬧,早就明確表示一定要留在上海工作。而對于小王這屆學生來說,留滬工作,應該是很明朗的一件事情,因為當時對在滬外地生源有一項政策,對于畢業時暫時沒有找到工作單位的學生,高校應為其保留戶口、檔案兩年。這一政策是入校時她和其他同學就知道了的,因此她覺得要在兩年內找到一個接收她的上海單位,應該是可能的。  

      但是到了大四下半學期,輔導員的說法就發生了逆轉。學校不再為外地學生保留戶口和檔案,在離校之日,如果還沒找到接收戶口和檔案的單位的學生,其戶口檔案將一律被打回原籍。小王所在的體育新聞系一共有80名學生,包括上海本地學生在內的直轄市生源不到二十人,其他的都是將戶口和檔案從老家轉到上海的外地學生。這就要求小王和其他外地學生必須在畢業之前找到能與其簽定《全國普通高等學校畢業生就業協議書》(即“三方協議”)的用人單位,讓自己的戶口、檔案在上海有地可去。  

      小王從大四開始就在四處實習。最開始去了一家消防行業的網站,但后來覺得不符合自己的興趣,她又轉到了一家時尚類雜志社實習,并且希望能和雜志社簽約。當得知在畢業時如果還沒簽約就要把戶口檔案打回原籍時,小王著急了。她找到雜志社領導說明情況后,卻被告知不能在她畢業離校前為她解決戶口和檔案的問題。  

      與此同時,小王和其他外地學生也不停地找學院老師和領導反映問題。“輔導員告訴我們,把戶口和檔案打回原籍有好些好處,比如將來可以作為引進人才進入上海,可以有利于我們檔案保存之類的。但實際上,應屆畢業生要留在上海難度比作為引進人才留在上海要小得多,因為上海施行的是打分排名制度,應屆生還是有競爭力的。而一旦我們的戶口檔案離開了上海,再要回來,接收單位就必須有引進人才的指標才行,這種工作更是少之又少。”小王說。  

      大四下學期,小王和同學們集體找了五六次校方,都沒能改變這一事實。畢業離校前夕,除了不到十名留在上海工作的學生外,所有外地學生的戶口檔案全部被轉回原籍。學校為所有畢業生都發放了“三方協議”,同時還給外地生源每人發了相當于回家的臥鋪火車票的現金。“學校這招太狠了。一些遠途的學生都拿到了三四百,大家就覺得學校錢都給了,要不就算了。”小王的家里這時也為她在家鄉找好了一份工作。種種因素互相作用下,小王最終還是踏上了回廣西的火車。  

      “都是拼就業率鬧的。”據小王及其同學介紹,上海體育學院是以學生檔案戶口離校作為就業標準。官方公布的就業率,學生們并不信服。“比如那些體育院系,個個都想當教練,可能嗎?”  

      記者在上海體育學院的官方網站上看到一篇來自上海體育學院黨委宣傳部的文章,其中有這樣的文字:“近年來,我院學生的就業率在上海市高校中始終保持較高水平,2005年綜合就業率達97%以上,2006年截至11月已超過90%。”這些接近百分之百的就業率里面,有多少是學生們犧牲了留滬的可能性而換來的?不得而知。  

      但當記者詢問上海體育學院就業指導中心的老師時,對方告訴記者,學校為畢業生保留一年戶口和檔案,如果學生戶口、檔案留在上海,并沒有好處,自然會勸學生把戶口、檔案轉回原籍,但不會用強制辦法。對于戶口、檔案發回原籍是否與提高就業率有關,該工作人員表示不方便透露具體情況。

        按校方統計,一半學生沒有就業  

      北京師范大學中文系碩士畢業生小徐剛剛和單位續簽了下一年度的勞動合同。2006年畢業時學校發到她手里的“三方協議”仍然沒有發揮作用地躺在抽屜里。“找工作時單位沒辦法解決北京戶口,就沒要我的'三方協議'。理論上簽了'三方協議'才算是正式就業的。”小徐說。  

      小徐同宿舍的三位女生中,都沒在畢業離校前找好正式簽“三方協議”的單位。而北師大就業指導中心的老師告訴記者,北師大的就業率是按照正式簽訂“三方協議”的方式統計的。目前記者能查到的網上數據顯示,北師大就業率達到95.47%。對此小徐感到不可思議。“如果按照簽'三方協議'才算就業,那我們班得有一半學生沒有就業啊。” 

      不簽“三方協議”不給派遣證  

      北京某學院是所具有頒發國家承認學歷資格的民辦高校。但記者在該校百度貼吧看到,許多畢業生在帖子里展示自己找工作和辦理畢業手續的經歷,稱學校為了追求高就業率逼迫學生接受自己不滿意的工作。學院就業辦老師告訴記者,不簽“三方協議”肯定不給派遣證,但不一定不算在就業率里。  

      就業率有高有低可信度幾何  

      《2008中國社會藍皮書》(以下簡稱《藍皮書》)中給出的就業率來源是教育部新聞發言人王旭明去年10月在新聞發布會上公布的數據:截至9月1日,今年的495萬名高校畢業生已有351萬人實現就業,就業率是70.9%。這一數據在去年是71.8%,2005年是72.6%,《藍皮書》中給出的評價是“基本保持穩定”。  

      此數據經媒體轉載之后以“百萬大學生未就業”為標題,吸引了大量評論。絕大多數評論都認為這個就業率偏低,大學生就業現狀堪憂。但記者隨機搜索了一些地方教育部門和各類型高校給出的就業率統計,卻發現全國大部分地區,哪怕經濟發展水平不一致,但就業率都是全線飄紅。  

      清華大學2006屆就業率95%;  
      上海交通大學2006屆就業率95%;  
      北京大學2006屆就業率90%;  

      ——以上數據來源:《中國2006屆應屆大學畢業生求職與工作能力調查》,麥可思與蓋洛普公司聯合調查  

      山西省2006屆大學生就業率72%——山西省教育廳  
      湖南省2006屆大學生就業率87%以上——湖南省教育廳學生處處長歐陽增銅  
      江蘇省2006年高校畢業生就業率95.57%——省教育廳今天發布的《2006年江蘇省高校畢業生就業情況》白皮書  
      上海市2007屆畢業生就業率為97.25%——上海市教育局  
      西藏自治區2007屆畢業生就業率為94.6%——中國西藏新聞網  
      四川省2007屆畢業生就業率為84%——四川省教育廳  
      海南省2007屆畢業生就業率為79%——海南省人力資源開發局  

      高校就業率為何忽高忽低?我們該選擇相信那個數據?當一個接近百分之百的就業率見諸報端時,各種關于“就業率注水”的猜測和評論就會隨之出現。我們是否該反思一下,現有的“就業率”統計標準,夠科學嗎?

        就業率是高校的生命線  

      從2005年開始,教育部、人事部、勞動和社會保障部就表示,高校招生計劃與畢業生就業狀況要進行適度硬性掛鉤,就業率連續3年不足30%的專業要減少招生甚至停止招生。另外,專業設置、經費核撥等日常院系工作,都會受到就業率的影響,具體到輔導員,甚至會影響到自己的獎金收入。  

      一位非重點高校機電工程專業輔導員告訴記者,畢業生就業率是學校一層層考核的重要指標,最直接的影響是報考率。“對于我們這樣名氣不太大的學校和專業來說,壓力很大。”  

      該輔導員告訴記者,也曾經為了說服學生到能夠簽“三方協議”的單位就業,哪怕這些單位并不是學生的就業首選,但為了學校能夠有漂亮的簽約率,還是得說服學生。“機電行業還相對好找,有些專業用工方式更多,能給出正式'三方協議'的用人單位更不好找。”究竟怎樣的標準算就業?記者發現在高校之間,統計標準也不盡相同。  

      北京師范大學:簽訂“三方協議”才算就業  

      北師大就業指導中心的工作人員對記者表示,只有簽署“三方協議”或是繼續學業的情況才會被記錄到已就業學生中,如果是自主創業或自由職業的學生,則不會被統計進來。目前對一屆學生有兩次統計就業率的時間,分別是8月末和12月末。北京市教委要求的。  

      武漢大學:用人單位出證明算就業  

      武漢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黨委副書記謝雅維告訴記者,教育部并沒有一個具體的規范各高校如何統計就業率的工作流程,只是在管理上要求學校把數據統計做扎實。  

      “以前我們會在學生來領取派遣證的時候逐個問清楚就業單位,留下單位的聯系方式。今年我們學校有了新的做法,我們會發給學生一份由用人單位填寫的接收函,填寫之后再返回到學校,這樣就算是沒法簽訂'三方協議'的學生就業去向也有據可查了。”謝雅維告訴記者。  

      河北農業大學:有勞動合同復印件就算就業  

      “我們沒有統一制作用人單位填寫的證明,通常是用人單位自己開一個接收函,再加上勞動合同的復印件交回學校。對于自主創業的學生,就交一下營業執照。”河北農業大學學生工作處左老師說。據左老師介紹,河北農大目前的就業率大約在90%以上,其中正式簽約的占了六七成。有三成左右的學生是在畢業離校后半年內找到工作的。  

      上海體育學院:年后就業就不算在就業率里  

      該校就業指導中心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上海高校并不自己統計就業率,而是將學生的去向在年底報給市教育主管部門,即上海市高校畢業生就業指導中心。由他們統一發布數據。對于畢業之后仍未找到工作的學生,上海體育學院在一年內都能夠為其辦理應屆畢業生派遣手續,但由于就業率只統計到該年年底,如果是次年才就業的學生,將無法被統計到就業率里。

        《藍皮書》作者:“就業率”不科學渲染“就業恐慌”  

      北京理工大學高等教育研究所所長楊東平教授負責完成的《2007中國教育的發展與改善》一文是《藍皮書》中唯一一篇關于教育的報告。當記者問起“就業率”這個話題時,楊東平很無奈地告訴記者,他曾撰文要求改革現行大學畢業生就業統計工作。“因為目前的統計方法不科學,導致高校一味給學生和老師施壓,導致造假和就業恐慌。”  

      就業標準太嚴苛造成“就業恐慌”  

      楊東平告訴記者,目前國內大部分高校普遍以學生畢業離校時間計算“一次就業率”。為了完成任務,不少高校在大四就不開課,而要求學生到社會上找工作。“很多大四的課開了也是形同虛設,學生都在忙著應聘、實習,老師也不能管,畢竟就業壓力擺在那兒。”楊東平說。 

      但是對于許多用人單位來說,學生拿到畢業證和學位證后,才可能與之簽訂“三方協議”乃至“勞動合同”,而這和一些學校要求畢業前簽訂“三方協議”并轉走戶口、檔案的要求相違背。“某一些高校的老師就會要求學生找關系,掛靠到一個工作單位,先把戶口檔案轉走,再自行擇業。這種步步緊逼的做法又加大了學生擇業的難度,'就業恐慌'就更嚴重了。”  

      畢業一年后再統計能提高就業率  

      “大學生真是多到沒法就業了嗎?絕對不是。”楊東平認為,雖然經歷了幾年擴招,但具有大學程度者在總人口中僅占6%,不僅遠遠低于發達國家,也低于許多發展中國家的水平,大學畢業生的數量還遠遠不夠。畢業生就業率該以什么標準統計?什么時間統計?目前都沒有一個統一的規范。  

      “以2005年的高校畢業生就業率為例,教育部公布截止2005年9月1日,全國高校畢業生就業率為72.6%,而國家人事部在2006年3月27日公布,截至2005年12月31日,就業率為87.7%。盡管統計方法不完全一致,但是統計時間移后,就業率肯定會明顯增加。事實上,國外大學評價,考核的是'一年后就業率'。延后一年統計,不僅更為符合實際情況,而且可以提高就業率數值,避免渲染社會性的恐慌情緒。”楊東平說。  

      取消簽約率改成“落實率”  

      楊東平搜集資料的過程中,發現簽約率和就業率之間存在較大的差距。“市場經濟的條件下,不是所有大學生都能進機關、事業單位,沒法簽訂'三方協議'和落實戶口的工作越來越多,但是現在還是有一些高校卡著'簽約率',從而讓學生去找一些單位來'掛靠',其實根本不是在那里工作,這和造假有什么兩樣?”楊東平說。  

      據北京大學教育學院2005年6月底對16個省份的34所高校的調查,畢業生畢業時正式簽約的只有33.7%。但如果把已確定單位,等待簽約、準備從事自由職業或自主創業、保送研究生、考取研究生、準備出國、申請不就業(包括準備考研)等情況考慮在內,則畢業時的“落實率”可達到74.5%。  

      達到最低工資標準就該視作“就業”  

      曹殊是全國高等學校學生信息咨詢和就業指導中心研究員,他不希望媒體拿“就業率”炒做。“其實我們目前說的144萬沒就業大學生,就包括啃老族、考研族,他們本身不想就業。而不意味著所有大學生都是想找工作而找不到。按照國際通行的慣例,判斷一個人是否就業,首先應該是這個人有工作的意愿,并且在三周內,是否有因為勞動而獲得報酬。如果獲得的報酬達到了當地最低工資標準,那么就算'充分就業',若是沒達到最低工資標準,就算'非充分就業',可也叫就業啊!”曹殊說。  

      曹殊也認為,目前的統計手段下,很難統計出真正的“就業率”。“現在用工方式靈活多了,不調戶口,不調檔案,也可以就業。而且,只要單位給交社保,就應該視為'體制內就業'。從這些標準來衡量大學生是否就業,更現實。”  

      美國經驗:一屆大學生跟蹤調查三次  

      美國國家教育統計中心(NCES)和國家科學基金會(NSF)對每一屆畢業生有三次跟蹤調查。第一次跟蹤調查的時間節點為大學生畢業的1年后進行,第二次為畢業的4年后,第三次為畢業10年后。  

      這三次跟蹤調查的側重點不盡相同。第一次跟蹤調查主要調查項有:畢業后的就業經歷、跳槽活動、求職活動、工作關聯培訓及責任、收入、求學情況等。第二次和第三次跟蹤調查的內容基本相同:就業的歷史、新的學位完成后的求職戰略、職業發展、附加的工作關聯培訓、收入等。  

      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每2年進行全國近期大學畢業生調查。與就業有關的主要調查項目有就業狀態、初始工作活動、全日制就業狀況、所從事的職業和行業部門、薪水等,從中得出理工科類大學畢業生的就業狀況數據。統計方法方面,美國國家教育統計中心和國家科學基金會吸取了勞工統計局和人口普查局的就業統計經驗,從調查的取樣、調查的實施和數據的收集與統計分析,均開發出一套技術性很強的統計標準。  

      如1994年對1993屆的大學畢業生進行第一次跟蹤調查時,經過3次嚴格的篩選程序,從畢業生數據庫中選取了近2萬個樣本。在16周之內,通過信件確認、計算機輔助電話訪談等形式,對選定樣本進行問卷調查。對未作回答或回答不規范的調查,待調查對象冷靜下來之后,由調查員專門作實地上門調查。最后由國家教育統計中心進行數據匯總統計。第一次跟蹤調查樣本中的2/3保留到第二次跟蹤調查,依次類推,使每次跟蹤調查都保持將近2萬人的樣本規模。
    • 本信息真實性未經建筑物業人才網證實,僅供您參考。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 編輯:admin【關閉窗口
  • 上一篇: 試用期滿被解雇 畢業生需警惕“試用期陷阱”
  • 下一篇: 求職者面臨職場潛規則挑戰 試用期短不了
  • 查看全部評論發表評論
  • 登錄名: 密 碼: 匿名發表(無需注冊)
  • 發表評論須知:
  • 一、所發文章必須遵守《互聯網電子公告服務管理規定》;
  • 二、嚴禁發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紹、產品信息等廣告宣傳信息;
  • 三、嚴禁惡意重復發帖;
  • 四、嚴禁對個人、實體、民族、國家等進行漫罵、污蔑、誹謗。
  • 广东36选7开奖结果今晚开奖结果查询